公良沉彷
2019-05-08 12:05:06

  第67届戛纳电影节依旧强手如云,最终《冬眠》获得金棕榈大奖,其导演努里・比格・锡兰也终于登上职业生涯顶峰。其实,这位土耳其导演从1995年的短片作品《茧》起,就开始与戛纳电影节牵手,继《远方》《适合分手的季节》《三只猴子》《小亚细亚往事》四部电影都入围戛纳主竞赛后,《冬眠》总算修成正果。从这点来看,《冬眠》在戛纳登顶,更像是对锡兰的一次总结性补偿。

  你可能对好莱坞商业片了如指掌,对欧洲艺术片如数家珍,对拉美电影、日韩电影、东南亚电影都有所涉猎。唯独提起土耳其电影,多数影迷都会感到茫然――我们对它的了解,就像对那个并不遥远的国度的了解一样少。而今锡兰作为新土耳其电影的代表人物,无可争议地捧回了土耳其的第二座金棕榈奖杯。要知道,中国目前获得过金棕榈的,依旧只有《霸王别姬》一部。

  【这是一部什么样的电影?】

  大雪山里的话唠片,196分钟挑战观众定力

  《冬眠》讲述一个退休演员艾登回到小山村,经营父亲留下的小旅馆。同在这里生活的还有他离婚不久的妹妹,以及年轻美貌的妻子。闲来无事的时候,他会与租客聊聊天。山村下起了雪,白茫茫一片,安宁得似乎与外界隔绝了。艾登与妻子、妹妹在情感观念上的分歧越来越大,不断爆发争吵。他心烦意乱,原本打算离开一段时间,但很快就回心转意,又回到了妻子身边。

  《冬眠》依旧延续了锡兰的个人标识:粘滞迟缓的镜头,非真实音响处理,如诗如画的意境,深沉隐晦的家国愁思,以及简单而令人回味的小故事。整部电影主要就发生在一间洞穴一样的小屋里,仅以微弱的灯光和烛火照亮。据锡兰自己透露,《冬眠》的灵感来源于契诃夫的5篇短篇小说。

  要说有什么新鲜点,第一是《冬眠》里的台词量要成倍多于他的以往作品,光是男主角和妹妹、妻子的争辩就能占去一小时时间。镜头也不变,单调的正反打很容易令人昏昏欲睡;第二是片长更加惊人,从《小亚细亚往事》的150分钟徒增到196分钟,是今年竞赛片之最,比去年《阿黛尔的生活》还长。

  从深层主题上说,《冬眠》揭示了贫富阶层之间的矛盾。《冬眠》里的村子虽小,却也是一个微缩的阶级社会,男主角艾登拥有一个小旅馆,就拥有了这片领域的话语权。而其他租客为了求得一块栖身之所,不得不低声下气。

  【导演是个什么样的人?】

  摄影师出身视觉无敌,戛纳柏林百发百中

  努里・比格・锡兰是个全才,编剧、摄影、剪辑样样精通,但最令他受益的还是摄影师出身的经历。打开他的个人官网可以看到他十年前的摄影作品,无论是人物肖像还是故乡风景,在他的镜头里都被呈现得深幽、冷峻。锡兰举办过多次摄影展,他把自己的视觉审美体系搬到电影领域里,几乎没有任何隔阂。因此姜文评价锡兰说,他的优点太过明显。任何人看到他的电影,都很难不被唯美的画面冲击到。

  锡兰被称为土耳其电影界的“孤狼”,独来独往,无拘无束。他是在服兵役期间读到罗曼・波兰斯基自传后,才被激发当电影导演的念头的。他本来想去伦敦学电影,无奈学费太贵,只能留在伊斯坦布尔攻读电影美术。读到二年级,他便离开校园开始实践。他的妻子Ebru Ceylan也是个多面手,常年与锡兰合作编写剧本。没去成伦敦的锡兰,在土耳其本土顽强地汲取养分、成长成熟。

  翻开锡兰的履历表,他的作品不多,但部部都能得到戛纳或柏林的垂青:1995年的《茧》入围戛纳短片竞赛单元,1998年的《小镇》获得柏林电影节青年导演论坛最佳影片奖,2000年的《五月碧云天》入围柏林电影节竞赛单元,2002年的《远方》获得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和最佳男演员奖,2006年的《适合分手的天气》获得戛纳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,2008年的《三只猴子》获得戛纳最佳导演奖,2011年的《小亚细亚往事》与戛纳金棕榈擦肩而过。《冬眠》的成功,很难说不是因为有这么丰富的铺垫。

  所以,锡兰获得金棕榈几乎没什么争议。在奖项揭晓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各国记者们把疑问都抛向了其他奖项结果,唯独最大的奖项得主问不出什么。金棕榈改变不了孤狼的命运,只有影迷亲身坐到电影院里,才能做他三个多小时的知音。

  【这部电影的评价怎样?】

  台词太多惹争议,戛纳场刊却得高分

  据Indiewire评论,影片有几处动人的地方,比如醉醺醺的男人念着莎士比亚的台词,比如艾登与野马的关系等。并且,锡兰还突显出主角的行为与承诺之间的差距:“你应该成为国家的楷模”,但在影片的最后却可以发现,他太富有了,所以他对穷人的怜悯并不能称得上是关心。

  《好莱坞报道》也提到了影片台词过多的问题,不过他们认为男主角与妹妹之间的争吵恰恰深入揭示了影片的主题。“一切都很分明,影片把角色抛向空中,然后让它们自由落向各个不同的地方。影片最后的半小时很好看,因为有连续的情节转折,甚至还有一些幽默的瞬间。”

  总体来看,大部分人对《冬眠》的改变还是欣然接受的。戛纳《Screen》场刊最终给出3.4分的场刊评分,仅次于《透纳先生》的3.6分(同时也是该评分史上最高)。而据锡兰自己回忆,他本以为196分钟长的电影会让很多观众中途退场,没想到大部分观众都安安静静看了下来。